>科技>>正文

瘧疾治癌法爆紅背后:有病人自殺身亡

原標題:瘧疾治癌法爆紅背后:有病人自殺身亡

在剛過去的大年夜,一篇公號文章爆紅網絡,這篇題為《大年三十好消息!中國科學家用瘧疾治愈病危晚期癌癥》被轉發到朋友圈、微信群中,引起很多網友的強烈關注。對于家中有癌癥晚期病人的家庭來說,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跟其他標題黨文章分歧的是,這篇文章所說的療法,得到了中科院官方微博的驗證。根據多家媒體報道,這個療法是鐘南山院士和陳小平教授聯手研發,這更大大加強了其在病人心横眉中的可信度。

(朋友圈的轉發評論,說明此文欺騙性極強)

但是,癌癥真的就這么簡單被中國科學家攻克了嗎?

黑奇士(id hqssima)搜集多方資料,采訪十余位業內人士,所得出的結論其实不樂觀。

相反,這個爆紅的所謂免疫療法,很可能存在漠視生命、學術腐敗、違背醫學倫理的行為。

網紅科學家營銷話術:10個實驗者,2人“治愈”3人身亡

“瘧原蟲能治愈癌癥,已有兩個病人完全康復”,治療效果極度明顯,解決方法又是如此離奇,疊加上“中國科學家”引爆民族自豪感,刷屏爆文于是出爐。

作為標題黨的素材源頭,陳小平教授在中國科學院SELF演講中提到:瘧原蟲對治療癌癥有幫助,在接受“瘧原蟲免疫療法”的首批10位病人中,有5人治療效果明顯,其中2人可能被治愈。(注意“可能”,在陳的演講中是可能,但在大眾媒體和自媒體中,是確鑿的“治愈”)

(陳小平團隊)

但是放大其在演講PPT中發布的統計圖片,其中01002號實驗者的標志為:疾病狀態SD,自殺。在醫學實驗中,用SR/PR/SD/PD來暗示患者狀態,分別是:CR完全緩解、 PR部分緩解、 SD病情穩定、 PD病情進展。

編號為01002的患者標明SD,意味著病情還算穩定,狀態標明為死亡。知乎上有匿名人士爆料稱,該患者備受晚期癌痛折磨,再加上無法忍受瘧疾的持續高燒,而跳樓自殺。

(10人實驗組統計數據)

在10個實驗者中,有2例患者用中文標明無腫瘤生存、無復發。這就是陳小平在演講中特意夸耀的“可能被治愈”。但這兩例患者是否得益于瘧原蟲療法,在同行中仍然存在爭議。

浙江大學生命科學研究院教授王立銘撰文指出:編號01003的患者在瘧原蟲治療之后,腫瘤形狀變化,因此用手術切除腫瘤,無病生存至今。像這個患者的病例,很難歸因于瘧原蟲激發的免疫作用,而更像是手術切除腫瘤的功效。

而編號F002的患者,在接受瘧原蟲治療之后,回了老家,幾個月后發現腫瘤活性消失(這當然是好事)。王立銘教授指出,在該患者回老家的幾個月時間里,陳小平團隊未對該患者的用藥情況做進一步檢測,其实不克不及把腫瘤活性消失的功效歸因于瘧原蟲免疫治療。

這還是2例“治愈患者”存在的疑點,其余受試者數據粗糙、評判標準不統一等問題也触横眉皆是。

陳小平被扒出黑歷史:違背醫學倫理,給艾滋病感染者注射瘧原蟲

陳小平的“瘧原蟲治癌法”在知乎上引起巨大爭議,認證頭銜為“約翰霍普金斯大學 遺傳學博士”的網友殺生丸指出,在1993到1996年,陳小平曾和美國科學家合作,在8位艾滋病毒感染者身上注射了活體瘧原蟲。

黑奇士查證了紐約時報網站,2003年3月4日,該報的一篇報道證實了殺生丸的說法。

紐約時報的報道指出,和陳小平合作的,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海姆立克博士,他以“海姆立克急救法”聞名于世(急性呼吸道異物堵塞的標準搶救法)。

海姆立克博士和陳小平一樣,堅信瘧疾能激發人類的免疫系統,從而可以治療梅毒、艾滋病和癌癥。但艾滋病專家其实不認同他的觀點,因為在非洲有許多患者同時患有瘧疾和艾滋病,他們的艾滋病并未受到抑制。

美國疾病預防和控制中心(CDC)嚴厲譴責該實驗,認為這種在人體中進行活體瘧原蟲實驗違背醫學倫理。

根據紐約時報的報道,陳小平在93年給兩名艾滋病感染者注射了瘧原蟲,95年給6名感染者注射,這些感染者的瘧疾在三個星期后使用奎寧治愈。該實驗的功效于1996年在國外艾滋病大會發表,1999年在中國學術期刊發表。

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在1993年的一篇論文中指出,沒有任何臨床試驗證明瘧疾治療有效。(而25年之后的今天,陳小平仍然在用瘧疾治療癌癥。順便說一句,横眉前全世界只有中國的陳小平團隊在使用活體瘧原蟲進行人體實驗)

借媒體炒作 中科院站腳助威 鐘南山未完全肯定該療法

“瘧原蟲免疫療法”爆紅之后,中科院官方微博對陳小平的療法站隊支持,向暗示質疑的網友甩出數條論文鏈接。

從陳小平的學術經歷看,1998年獲中山醫科大學的醫學理學博士學位,此后一直從事相關研究。2004年開始,任呼吸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副主任。黑奇士在實驗室官網看到,陳小平的名字被列入實驗室學術骨干列表當中。

該實驗室最知名的學術權威,是曾經在抗擊非典中做出巨大貢獻的鐘南山院士。

在陳小平的對外宣傳中,“瘧原蟲免疫療法”也是其團隊和鐘南山團隊合作的功效,在第一批實驗者中,有9名是肺癌患者。

2月7日,鐘南山院士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暗示,横眉前該項研究仍有很多未知數,尚沒有充分的證據和足夠數量的案例證實該方法有效,個別案例不足以說明問題。(但他也未完全否定該療法,可見鐘南山也在某種水平上認同陳小平所作的人體瘧原蟲實驗)

商業炒作的背后:投資人稱中科藍華是獨角獸 將去納斯達克上市

2013年,陳小平拉到了投資,將“瘧原蟲治療癌癥”作為商業項横眉運作。

與之相對應的是,瘧原蟲實驗的參與醫院之一,是廣州復大腫瘤醫院。黑奇士搜索得知,該醫院的背后,是廣州復大醫療有限公司。從2014年起,該公司一直在沖擊A股上市。

黑奇士查詢相關資料,陳小平是中科藍華公司的CEO,其官網簡介稱:“公司横眉前擁有四大原創性核心技術:(1)瘧原蟲免疫療法治療癌癥新技術,具有多項專利保護,横眉前的臨床試驗初步證明該療法具有非常誘人的前景。(2)以瘧原蟲為載體的新型治療性癌癥疫苗,具有多項專利保護,横眉前已經完成大部分臨床前研究工作,其前景同樣十分誘人。”

中科藍華由上市公司“藍盾股份”的控股股東投資創立。

2017年10月,中科藍華宣布與思科瑞星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后者為其注資數千萬元。在協議簽署的發布會上,藍盾股份副董事長柯宗貴透露:“中科藍華還要在肺、肝等領域繼續做工作,也準備去納斯達克上市。”

一年之后,中科藍華用一篇軟文進一步闡述了自己的宏圖大志,在這篇文章末尾柯宗貴先生說,“中科藍華正在探索攻克晚期實體腫瘤治療的世界難題,把以瘧原蟲免疫療法為基礎的癌癥治療整體解決方案做成癌癥免疫療法領域的獨角獸,準備兩年左右的時間在香港籌備上市。”

這篇軟文的題横眉,就叫做《中科藍華有望成為癌癥免疫治療領域的獨角獸企業》。獨角獸是互聯網行業的術語,指的是估值10億美元以上的初創企業。

10個效果存疑的實驗者,就能撐起來10億美元的估值?

不知道那個跳樓自殺的患者,會不會死不瞑横眉。

癌癥病友,別被披著專家外衣的商人騙了

大年三十那篇爆文的末尾,公布了一個招募熱線,請“癌癥晚期的病人參與到研究中來”,據稱本次招募要募集200名實驗者。

黑奇士在中科藍華的網站上,也看到了同樣的招募啟事。

陳小平在演講中宣稱,招募參加實驗的對象,是其他療法無效的晚期癌癥患者。而在中科藍華的官網啟事中,并未有“其他療法無效”字樣。(很多剛剛確診癌癥,并未接受正規治療的患者看到媒體大規模宣傳,就有可能參與實驗,被當作小白鼠來用。在巨大的商業利益之下,什么齷齪的事情不會發生?)

說老實話,癌癥、尤其是晚期癌癥病人,在治療方案上的選取是十分盲横眉的。尤其在國內醫院和醫生的治療決策受到極大干擾的情況下,病人往往會“自暴自棄”,或者“死馬當活馬治”,或者“正規治療太貴,靶向藥太貴,不如去參加免費的實驗”等等。

但他們不知道,陳小平的療法完全是可疑的小白鼠實驗啊!在正規實驗流程中,必須經過大量動物實驗,有效之后才會進行人體實驗,從未有直接進行有毒有害人體實驗的先例。哪怕實驗對象是“晚期癌癥病人”!

(被用于醫學實驗的患癌小白鼠)

實際上,國外早已有青蒿素、奎寧在癌癥治療中有一定效果的科學理論和臨床實踐,其生效機理正在研究之中。

陳小平的實驗以“注入瘧原蟲”為幌子,在治療中使用“奎寧和青蒿素治療瘧疾”,等病人有所好轉時卻宣稱是“瘧疾激活了免疫系統”。

這種毫無學術道德、不顧醫學倫理、毫無科學底線的行為,真是讓人不齒。

(我的至親之中,已有三人得過癌癥,其中兩人因病身亡,一人手術切除康復,因此對癌癥病人之痛,感同身受。因為有親身體會,所以對陳小平這種隱瞞實驗數據、夸大療效效果、試圖拿病人當小白鼠的做法深惡痛絕!)

專家:横眉前法律對故意散播瘧疾并無相關規定

除了效果可疑之外,使用“瘧原蟲治療癌癥”面臨的另一個問題是:作為國家明文規定的26種乙類傳染病之一,在人身上做瘧疾實驗應該有嚴格的法律流程和醫學評估標準。但迄今為止,無論是醫學流程,還是法律條文,都未對陳小平這種危險的實驗作出規定。

黑奇士查閱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和《刑法》,里面只對故意傳播性病、以及自然爆發的傳染病預防和治療作出規定,并未對“醫學需求,主動在人體中做感染病實驗”做出規定。

根據傳染病防疫法第三條,瘧疾是和艾滋病、狂犬病、非典型性肺炎(非典)并列的乙類傳染病,其對社會公眾的威脅可想而已。陳小平使用的是活體瘧原蟲,且并未對瘧原蟲進行滅活、毒性減弱處理等,一旦在實驗中造成瘧疾流行,其危害不堪設想。

缺乏法律規定,缺乏醫學倫理評估,從而出現了“美國人不許做的艾滋病人活體染毒實驗,中國人偷偷做”這種怪現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